设计与传统绘画雕塑一样,是一种表达方式。你的设计为别人所接受并承认它的价值,它便成了商品。所以在你售卖它之前,它就是你的代言人,是你抒发感受的媒介。为了打破很多人心里的对交互设计的误解,我决定以小时候老师教数学讲例题的形式,阐述我所认识的交互设计。这篇文章我想介绍一位我喜欢的交互设计师 Aparna Rao 的作品。

 

rao

Aparna Rao

 

Aparna Rao毕业于艾哈迈达巴德国家设计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Design Ahmedabad),随后就读于意大利交互设计学院,并于2005年与Soren Pors一起成立实验室Pors & Rao。

我喜欢她的作品是因为她设计的出发点源于对生活中细节的观察和对自己情感的抒发。

她的第一个project我想介绍“the Uncle Phone” 。

 

PHONE

The Uncle Phone

 

这是一个看起来让人匪夷所思的电话机,电话机听筒跟拨号的转盘离得很远,总长度大致有两米的样子,只有两个人一起合作才能够使用这个电话机。Rao 对于这个 anti affordance 的装置是从她的家庭开始解释的。她来自于一个传统的印度大家庭,家境殷实。叔叔是她们家的一家之主,并且在当地是领袖一样的人物。所以她从小就习惯了叔叔给她派遣各种任务,比如拿个香烟,倒杯水,还包括他打电话的时候只会拿着听筒,然后使唤Rao帮他拨号码。这种情况随着她的长大愈演愈烈,她曾一度觉得不堪其扰。直到她离开故乡去异地上大学,她开始想念叔叔,想念叔叔给她的各种任务;所以她给不会上网写电子邮件的叔叔设计了一个小设备:用原始的打字机加上机械和电子结构,在他叔叔打字在纸上的同时,字被转化为电子邮件,发送到他叔叔想要发送到的侄子侄女的邮箱。这样,叔叔就能像以前一样,对这他们这些孩子发号施令。她还特意为叔叔定做了金色的外壳,满足他叔叔对于高逼格的追求。

 

uncle's email machine

Uncle’s email machine

 

Aparna Rao 用调侃的形式与夸张的戏剧性表现手法设计了The Uncle Phone。从可用性上来说,这个设计应该说是违背了设计的一些法则,但是从表达方式上来说,她的方式已经能够让人充分的了解到了她设计的内涵。透过这个电话我仿佛能够看见一个渴望得到所有人关注的古怪又可爱的叔叔。

 

Pygmies1

 

The Pygmies,我最喜欢的她的设计之一。这是一个声音感应的互动装置。最初的灵感来源于他们要被一些非常害羞,敏感并且可爱的小生物围绕,就像一些小小的部落一样,跟我们生活在同样的空间,我们互相观察着彼此(有点像宫崎骏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他们在墙上安装很多板子,形状不一,像墙面装饰一样,如果周围环境非常安静,藏在里面的黑色‘小生物’就会探出头来,但是他们又非常胆小,一点点动静就会吓得他们缩回头去。他们给每一个‘小生物’都设定了不同的动作,最大程度的让他们像真正的生物体一样,有感情,有性格。

 

Pygmies2
Pygmies3

 

这是原型机,充满了各种电路板,感应器,伺服机~看起来很爽吧~

第三个作品叫做Framerunners,也是基于声音,做在窗户上的一个小装置。在音频比较稳定的环境中,runner们在窗户框的周围匀速跑动,当他们接收到波动较大的音频之后,就会加速的跑到窗边藏起来,直到声音稳定才会再次跑出来做匀速运动。

 

framerunner1

 

下面是他的行动轨迹,以及原型机~

 

framerunner2

 

接下来这个作品叫做Decoy。只要你走入他的视线范围,他就会疯狂挥手,舞动全身摇头晃脑的引起你的注意。这时候如果你走近它想要看个究竟,它会马上调转方向,去调戏其他人。怎么说呢,我想 Decoy表达的是我们人类都会有的一种小性格。

 

decoy_pors_rao

 

这个就是Decoy的原型,一个疯狂的不倒翁。长得很像吸尘器之类的大工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但是究其本质,只是一个想要表达一点点人造情感的没有应用功能的‘产品’。国外的设计师很喜欢运用这种冲突感。

我在被国外的交互设计形式熏染的那段时间,interactive narrative,natural interaction的种种理念轰炸,经验告诉我,交互设计师一定要会讲故事,而且要讲的圆满。只要你的剧本打动人,最后的结果是以一个如何逗逼的形式展现,都会有人买账。